行业聚焦

对老龄社会的准备程度正在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

2019-11-18

      核心竞争力是企业求生存、谋发展的关键所在。在长寿、少子、迁移三动力的推动下,一场来势凶猛、不可逆转的老龄化浪潮正席卷全球。随着全社会从有史以来的年轻社会步入前所未有的老龄社会,对老龄社会的准备程度正在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新内容。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老龄社会下,传统经济的消费、生产、创新和竞争都将发生重大改变。
 

  第一,老龄社会下传统的消费模式将发生重大改变。老龄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60岁以上老龄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的不断提升。以中国为例,2018年末60岁以上老龄人口数量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17.9%;0~15岁少儿人口数量24860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17.8%。老龄人口数量和占比首次超过少儿人口数量和占比。预计到2036年,老龄人口的数量和占比还将达到少儿人口数量和占比的一倍以上。从2050年开始,老龄人口的占比将达到三分之一,每3人中就有1人在60岁以上,并且这一高比例将一直持续到本世纪末。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消费的主体将不再是以往的少儿和年轻人,而是日益庞大的老龄群体。

 
  消费的主体变了,消费的内容也就变了。老龄群体的生理机能日益退化、老化,在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和反应速度上,与年轻人相比有非常大的不同,对产品功能性的需求与年轻人大相径庭。再加上老龄群体步入老龄期后收入的变化,使他们对产品价格、质量、成熟度、更新周期等都有了与以往不同的需求。
 
  这种巨大的变化还将反映在消费渠道上。如果当前由老龄化与信息化共振所产生的代际新数字鸿沟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老龄群体仍然被新的信息化产品继续拒之门外,那我们现在对线上和线下的认识很可能发生颠覆,线下有可能超过线上,重新成为消费渠道的主流。
 
  第二,老龄社会下传统的生产模式将发生重大改变。老龄社会的另一个突出特征,就是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的持续减少。仍以中国为例,劳动年龄人口2011年达到峰值9.40亿,此后开始缓慢缩减,2018年末降至9亿以下,预计2042年不足8亿,2052年不足7亿,本世纪后半叶稳定在6亿上下,到2100年降至5.81亿。
 
  劳动力是经济发展中生产要素的重要组成部分,生产要素出现重大改变,意味着生产方式、经济模式、增长动力、产业结构等都将发生重大调整和改变。最简单的影响就是,劳动力数量的持续减少,将改变现有的劳动力供给格局。如果产业发展模式继续沿袭以往,劳动力资源必然从充足走向短缺,产生劳动力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的倾向。以低劳动力成本为比较优势的体力密集型产业面临用工成本增加、竞争力弱化的不利局面。
 
  第三,老龄社会将进一步推动创新。老龄社会的最大挑战,是经济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要应对这一挑战,最好的解决办法无疑是进一步推动创新。
 
  一方面,为扩大劳动力规模,需要通过制度创新和社会创新,使有意愿、有能力的老龄人口能够更多、更深入地参与到经济社会发展活动之中。
 
  另一方面,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需要通过技术创新和金融创新,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高新技术与产业深度融合,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和新兴产业发展。波士顿咨询认为,新技术将为中国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带来15%~25%的提升,额外创造附加值达4万亿~6万亿元。
 
  目前有观点认为,创新受人口规模效应、聚集效应、老龄化效应的影响,人口减少可能导致新想法减少,老龄群体部分认知能力的大幅下降,创新技能和创业精神不足也将对创新形成阻碍。实际上,与人口数量相比,人口质量对创新的影响更大。同时,创新离不开过往的实践和经验。老龄社会下,实践和经验的积累、传递会更加充分。年轻人可以有更好的创新基础,老龄群体也可以获得更多的参与创新的机会和动力。
 
  第四,老龄社会将进一步加剧结构性竞争。日本等国家的老龄化历程表明,老龄社会通常伴随着社会运行成本加重、国民储蓄率下降等现象。这种现象不利于资本投入的增加,还会刺激资本向经济增长更快、资本回报率更高的地方转移,从而加剧对资本的竞争。
 
  同时,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稀缺,促使企业及产业进一步从体力密集型向脑力密集型发展,不断提高对劳动力质量的要求。劳动力质量与数量的矛盾将比现在更加突出。这种结构性就业困难与劳动力短缺并存的现象,加剧了企业之间对人才的竞争。
 
  技术研发需要资本和人才的大量投入。因此,资本与人才的结构性竞争,在一定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带来技术上的结构性竞争。
 
  消费、生产、创新和竞争发生重大改变的背后,是“人”这一影响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在发生变化。人既是经济发展的主体,也是经济发展重要的基础性资源,同时兼备消费者与生产者双重属性。人的变化,对经济发展必然产生重大且深远的影响。对很多企业而言,过去20年的生存与发展正是得益于第一次人口红利;而未来20年的生存与发展,就将取决于企业现在对于老龄社会的认识和准备程度。